首页慈善超市慈善善客慈善公示资讯中心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捐钱义卖换客> 义卖> 燃煤之急困住太阳村 财大女生策划慈善义卖
燃煤之急困住太阳村 财大女生策划慈善义卖
添加时间:2007-1-14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深圳)慈善公益网  【字体:  

在中央财大义卖现场,义卖物品吸引了不少过路学生。本报实习生 王宙 摄

    

    太阳村是一个无偿代养代教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民间救助机构。今年冬天,这里的孩子们白天不敢呆在宿舍,因为无钱买煤,宿舍被迫自行停暖。至今,5.6万元的供暖费仍没着落。这一消息被中央财经大学的4名女生获悉后,她们昨天在5所高校发起联合义卖筹款活动,以解太阳村的“燃煤之急”。

    ■高校义卖

    义卖首日进账上千元

    昨天上午10点,记者在中央财经大学的义卖现场看到,十几名志愿者把义卖的物品搬到校园路边,支起“摊位”,挂上义卖海报。

    “今天是英语等级考试的日子,人会多些。”志愿者小周说,他们摆摊的这条路是财大人气最旺的地方,“图书馆、学生宿舍和教室正好分布在路两侧。”

    义卖的物品以毛绒玩具、文具为主,还有少量的书籍。记者注意到,这些物品比较新,有的还没有拆封。

    “这边是3块钱的,那边都是5块钱的。”志愿者们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个从眼前走过的学生,有的还会跑出去拉回一两个熟人来看。

    一名财政学专业的大四女生花10元买了一个红衣红帽的圣诞老人。她说,主要是看中义卖的意义,“当然这里的东西好看又便宜”。和这名女生一样,一名男生花30元买了25元的东西后不要找零,他说:“这都是义卖的钱,多给不吃亏,算是心意吧。”

    记者了解到,昨天参加义卖的中央财经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都持续到下午1点左右。据粗略统计,两处共卖得1000多元。按照活动日程,明天,中央财大、地质大学和中科院还将举行义卖;后天,中央财大和首都经贸大学举行义卖活动。

    财大4名女生策划义卖

    记者了解到,义卖活动的发起人是中央财经大学的4名女生:社会学专业大二学生苏娜、心理学专业大三学生张晟南、心理学专业大三学生邹薇和社会学大四学生杨中英。

    其中,张晟南以前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时候接触过太阳村,也是她第一个获悉太阳村无钱买煤的情况。为了给太阳村的孩子们解决取暖困难,她和其他3名女生自发组队参加了一项全球大学生社会实践比赛,且幸运地申请到了一笔900美元的活动资金,“虽然数目不大,但我们希望最大限度来帮助太阳村的孩子们,所以发起了这次5所高校联合义卖的活动。”

    筹备义卖活动耗时1个月。义卖的物品来自太阳村。张晟南等4名女生是活动总策划,各校另有“卖场负责人”。中央财经大学的“卖场负责人”是该校公共事业管理专业大二学生周靖。

    上周六,她和同学一起太阳村点货。点货花了两个多小时,物品装了十几个大编织袋。周靖说,这些物品大多是孩子们用不着的文具和玩具,本来想拿些旧衣服去卖的,但工作人员说这些衣服孩子大了还能穿,舍不得卖。

    价格方面,太阳村给他们提供了一份价格单,允许志愿者适当浮动。周靖说,太阳村给出的物品售价普遍偏低,基本上不用志愿者再往下调整。义卖活动开始前,这些物品被送到财大的一间办公室保存。

    ■太阳村困境调查

    燃煤之急困住太阳村

    记者在活动现场没有见到太阳村的工作人员。事后,记者与该机构的负责人张淑琴主任联系上。她说,太阳村是一个无偿代养代教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民间救助机构,2000年成立至今,资金短缺现象常常出现。

    “这次是100吨煤钱没有着落,按市场上最便宜的煤价计算,至少要5.6万元。”张淑琴说,太阳村每个采暖季光烧煤就得300多吨,村里已经非常注意节约这部分能源,在白天孩子们上学后,宿舍就会停止供暖,直到孩子们回来才供暖。

    庆幸的是,社会对太阳村的理解和帮助很多,给太阳村提供煤的商家让他们赊账,等有了钱慢慢还。

    在太阳村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了他们贴出的12月急需的7大类物品。其中,“春节所需资金和物品”将用于太阳村常住孩子以及在外读高中、技校等春节回太阳村的孩子们,共计147名。

    网站中称,春节期间,太阳村将给每个孩子压岁钱20元、与父母通话费用5元、看望父母的平均交通费300元以及服装费100元,这笔开支共计62475元。此外,除夕会餐费用约6000元。

    本月,太阳村还急需保暖内衣、冬袜子、冬衣物和大号鞋(36—44)、旅游鞋和羽绒服。在药品方面,太阳村开出的药品清单包括感冒胶囊、消化药、咳嗽药、发烧药、维生素药片、板蓝根、消炎药、创可贴、绿霉素眼药水、红霉素眼药膏、扶他林药膏、皮炎平、阿莫西林、草珊瑚或利咽含片、钙片(能补多种维生素类)、抗过敏(少量)和骨伤类用红花油等。

    “希望全社会都来关心这一群体,使他们走出阴影,远离流浪、乞讨、失学、饥饿、疾病、虐待的威胁,和其他孩子一样,生活在和平与祥和之中。”太阳村负责人张淑琴主任说,太阳村所救助的孩子是一个长期被忽视,有一定心理问题的弱势群体,也是一个无辜的需全社会关注的群体。太阳村本身是为了这个群体的需求应运而生,所需要的一切开支包括生活、教育、医疗、交通、管理、营销等费用都需要社会的资助。

    种树卖枣求解脱困之道

    张淑琴说,儿童村除了北京这个点外,还有河南、西安、陇县三个点,一共300多个孩子,每年维持运营的费用就得150万元。很多捐助人捐款都是有意向的,即定向捐款,比如给孩子过生日用的,给孩子交学费用的,剩下的运营费用就得自己想办法。

    为解经济困境,张淑琴说太阳村想过很多办法,这包括通过政府租赁了260亩的枣树种植基地。

    该基地种植了3万株枣树,产出用于支付抚养孩子所必需的饮食、医疗、教育等费用。5年来,每株枣树已有15—30斤的果实产出,然而这些枣产出之后,采摘与销路却又成了问题,靠一些志愿者将果实采摘下树后,再通过各种途径去销售,这也是很耗费财力、人力、物力的一项工程。

    后来经过一些爱心人士的提示,自2005年起太阳村采取爱心认植枣树的方式,与爱心人士互惠互利,共同帮助孩子们渡过难关。枣树认植方法是,今年认领明年的果实,每株价格不一,一般是50元一株或是100元一株,儿童村里的工作人员负责对枣树的培植管理,到每年的10月份,认养枣树的爱心人士就可以前来采摘,采摘的果实完全归自己所有。

    “现在枣树这项产出约10万元。”张淑琴说,除此之外,每年变卖旧物可获40万元,剩下的100万元的缺口就只能通过社会捐助形式获得。

    

    爱心提醒

    如果您家中有闲置不用的物品,如果社会机构有淘汰的旧物,均可捐赠给太阳村,帮助太阳村的孩子和困境中的人们。

    1.各种旧的家用电器;

    2.办公设施:办公家具,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

    3.旧家具,床上用品,四季服装,日用品,旧玩具;

    4.淘汰或积压的产品如宾馆的床,床垫,窗帘,被盖;

    5.旧车辆。

    地址:中国北京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 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

    邮编:101300

    账户: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

    开户行:顺义农行牛栏山分理处

    账号:120201040003617

    ■太阳村义工手记

    “因为他们要生存”

    从张淑琴那里,我了解到一些概况:像太阳村这样的民间救助机构,在我国现行法规框架下,是无法注册成一个慈善机构的。

    目前的太阳村是在工商局登记的,全称为“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属于非慈善机构,按照国家规定,是禁止向社会公开募捐的;而在工商局登记,其收入就应该纳税,也就是说,外界每一份投入给太阳村的资金,是需要报税、缴税的,而迄今为止太阳村所做的向有关部门要求免税的申请,都没有通过。

    张淑琴说,除了给孩子们生活和教育用的费用,留给太阳村包括教师在内的员工的资金,每人月薪维持在500元上下,这样的待遇别说留不住优秀教师,就是要让任何教师长留于此都困难。人员留不住,儿童的教育自然就成问题了。缺少人手的情况下,太阳村本身的管理与经营,以及对来宾的接待、指引、调配、安排等环节,自然无法做到位;对外来奉献爱心者缺乏指引,也导致了贡献者与受献者之间的错位。

    太阳村需要的援助,是全方位的。

    当然,资金的缺乏是主要的。因为如果连生存都无法继续,那更谈不上爱心关怀了。

    出于对资助的渴望,太阳村只能以迎合来宾来争取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人们在太阳村所感受到的商业味道,应该得到宽厚的理解。

    只有在生存问题解决之后,才谈得上教育、关怀,以及其他。如果光是谈论人性的关怀,那么面对太阳村儿童,其实每个周末能有二三十人去奉献爱心,足矣。在资金问题解决了的情况下,太阳村除了接受必要的爱心关怀,应该拒绝等同于打扰的过度的爱。但是,现在还远没有到那个地步。因此,太阳村来者不拒。

    因为他们要生存! (记者 王大治)

稿件来源:京华时报


【字体:  】【关闭

热点图片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