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慈善超市慈善善客慈善公示资讯中心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慈善公益草根> 公益>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添加时间:2007-1-14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深圳)慈善公益网  【字体:  

裸体向来都是吸引眼球的好办法,原来,从大明星到小人物,都可以为公益、为慈善献身。

  献身事件簿

  湖南主持人半裸上阵

  6月7日,长沙市市区内很多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出现三位女性近乎半裸出镜代言具有仁爱精神的粉红丝带活动的公益广告。一时间引起众多市民议论,而三位女性特殊的身份,增加了议论的热度。这三位女性分别是湖南教育电视台当红主持人许静、长沙电视台女性频道当家花旦丹丹(陈丹)和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大三学生Lisa。

  钟丽缇邬君梅李冰冰全裸代言

  2005年10月,两岸三地钟丽缇、邬君梅、李冰冰3位女星全裸出镜,代言2005年度粉红丝带运动,号召公众“爱乳房,爱自己”。

  那次极具视觉冲击和公益性的封面大片,这是当时中国时尚界一次史无前例的拍摄。她们以此传达的关注女性健康与美的诚挚爱意。“每一个女人都是美的。而美的前提是健康、完整,所以请珍爱自己,珍爱健康,珍爱乳房。”而被问及为什么可以接受如此尺度的拍摄,她们的回答是“因为粉红丝带!只为粉红丝带!”

  港姐李珊珊献身公益

  在历届港姐中有不少佳丽都是关心慈善、乐善好施的大好人,但以出卖色相做善事的人还真的不多见。1996年的港姐冠军李珊珊为慈善出力的方法就是采取这种方式。

  李珊珊一直以36G上围的丰腴身材引人注目,2006年初,有人捐款请李珊珊拍摄杂志封面,李珊珊欣然应允,并将20万元分别捐给香港儿童癌病基金和保良局。

  为了癌病患儿和孤儿,李珊珊在冬天穿上比基尼为杂志拍摄照片,为了拍摄完美,在拍摄前还拒绝进食,在休息的时候仅以浴袍取暖。

  PETA女郎帕米拉

  “善待动物协会”(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Animals,PETA)是著名的动物保护组织,旗下有众多演员和模特担任PETA女郎。素有“大胸天后”之称的演员、节目主持人帕米拉·安德森就是其中一位。

  因为该组织认为澳洲活羊在出口过程中遭到虐待,帕米拉·安德森曾和众模特一起为PETA全裸拍摄免费明信片,抗议澳洲的活羊出口。今年又作为PETA的形象大使为时尚品牌StellaMcCartney(“披头士”成员之一PaulMcCartney之女)出任该店的橱窗全裸模特,旨在唤醒人们的动物保护意识,停止虐待动物和禁止出售动物皮毛的衣服。

  帕米拉因为多年来对动物保护作出的努力得到了以保罗·麦卡特尼的前妻名字命名的琳达·麦卡特尼大奖,而好莱坞名媛帕丽斯·希尔顿今年在该组织女星多年来的臭鸡蛋攻势下投降,决定不再购买皮草,并主动表示愿意成为一名PETA女郎。

  真人版《月历女孩》

  电影《月历女孩》里十几个英国老太太为了医治身患癌症的姐妹,轮番上阵,慷慨露点,制作精美挂历。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挂历女孩,挂历男孩。

  2005年10月中旬的英国还很冷,英国德比大学的拉拉队员为了支持一项关于癌症的社会调查而拍摄2006年慈善年历。

  想出这个主意的是该校学生会主席,他的提议很快得到该校舞蹈队的支持。她们选择了用一顶小礼帽挡在胸前,不久,女子曲棍球队的队员们也加入到了慈善活动的行列中。

  女孩子们的热情让德比大学的男学生们也按捺不住,校内的足球队、曲棍球队、橄榄球队的队员们都勇往直前,为捐款而献身。

  何罪之有?

  最近,关于明星和女主持人裸露出镜代言公益事业广告的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网上坊间评价诽多誉少,一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在一饱眼福后,纷纷高举“道德”的利刃刺向这些无辜的女代言人。

  和已往不同的是,女性以各种形式展示胴体,往往会引起关于“艺术疑惑色情”的讨论,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文化现象讨论,无可厚非。那么最近的几次公益广告采用女性裸体形式出现似乎已经不存在“艺术和色情”的质疑了。网上坊间传递出来的信息更多的是一种旁观者看完热闹瞎起哄的无聊,继而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口诛笔伐。这种阴暗心理在网络强大力量的推波助澜下日益猖狂,让人对“众口铄金”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深刻体验。讨伐者中最有代表性的论题是:“为什么公益广告非要裸体,难道不是裸体就不能进行公益宣传吗?”

  这个看似一本正经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悖论。我倒是要反问一句:“为什么公益广告不能裸体,难道裸体就不能用做公益宣传吗?”

  女性身体作为广告代言人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早已司空见惯,她在演绎和诠释所代言的产品时,必须借助各种表情、语言、动作以及借助各种服装、道具,也就是说,穿衣服是一种表达方式,裸体为什么就不是一种表达方式呢?只要这种裸体本身并没有引导人们向邪恶、猥琐、色情的方向联想,有何不可?有何罪过?值得引起轩然大波,值得被迫失业出走?

  提出“为什么公益广告非要裸体”质问的人,在他们的心目中,女性的胴体是肮脏的、色情的、不配代言公益广告的。我只能悲哀地下这么个结论:为数不少的国人意识仍残存着封建思想男权主义的“农药”:女人就该行不露足,笑不露齿。而他们自己,也许正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时刻寻找窥视女性裸露的机会!

  女性的裸体是美好的,把美好的东西展示给大众,唤起人们关爱健康、关爱环境,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崇高而美好的事情,如今却被扭曲、被渲染得乱七八糟,可见,坚持真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小冰张嘎 )

  当明星慈善遭遇“胸”险

  六月,长沙进入炎热夏季,一则“清凉”的广告吸引了人们的注意———长沙市市区内很多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两位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和同样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以近乎半裸出镜代言具有仁爱精神的“粉红丝带”活动的公益广告,在各大媒体和网络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论后。

  这不是“粉红丝带”第一次遭遇尴尬———去年,李冰冰、邬君梅、钟丽缇全裸登上《时尚健康》杂志封面,这则新闻在国内最大的娱乐论坛“天涯社区·娱乐八卦”中贴上去后,三天内点击率竟然超过20000次,比最近最火的超女冠军李宇春撞衫的新闻点击率高出一倍有余。

  实际上,今年让女主播献身公益事件火上浇油的是电视台对女主播做出停职的决定,一些愤青很快将矛头指向电视台高层,后来才发现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主持人在工作期间擅自接私活,而广告上该医院的名字远远大过公益主题,难以掩盖其浓重的商业味道,就像一年前,让李冰冰慷慨解衣做慈善的事件更加火爆的是一自称是内部人士的猛料:时尚旗下另一家杂志的编辑透露,李冰冰收了一笔不菲的出场费,才肯降低身份跟邬君梅和钟丽缇拍这组裸照。

  不难看出,女明星为公益献身很快就引发了公众口水战,除了人们对胸部的热爱外,还往往是因为公众对慈善明星的不信任。近年因为慈善义演爆出的丑闻就屡见不鲜,还有不少假行善真炒作的明星,使得明星做善事的动机反复被考究质疑。

  与港台和海外明星相比,内地明星在公益事业方面的投入刚刚起步,即使是为慈善献身,也是那么理不直气不壮,反之,在哈莉·贝瑞在《旗鱼行动》中裸胸出境卖出50万美元的好莱坞,也有众多明星、模特加入“善待动物协会”(PETA),如名模娜莱丝、伊莫金·贝利为PETA全裸拍摄免费明信片,抗议澳洲的活羊出口。

  在PETA亚太地区发言人安德鲁·巴特勒看来,用性感广告吸引各方注意力不是秘密。“这样的形象能吸引眼球,宣传广告的关键就在于此。我们希望看见照片的人有机会了解活畜出口的情况。”一语道破天机,谁能说李冰冰的裸照不性感呢?谁能说年轻漂亮女主播的身体不美丽呢?只是真善美往往结伴而来,人们看见美,还希望勿失勿忘真和善。(想乐 )

  公益的“眼球经济”

  不久前,湖南电视台某两名女主播和一名女大学生为“粉红丝带”广告拍“裸照”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在广告中,三位女性并没有丝毫露点之处,但是夺人眼球的宣传照加上三位特殊身份的女主角,仍然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市民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原本,提倡女性健康是必要的,为公益事业献身是高尚的,但有没有必要采取这种方式?关爱女性有必要赤裸“上阵”吗?

  其实,如果拍摄广告的如果是平常人,事情可能也就过去了,但是其中有两名恰恰是公众人物———电视台的女主播———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起来。不少人反对的声音,都是认为这种公益广告的“赤裸上阵”,不外乎就是时下泛滥的美女经济的一种翻版而已。而“关爱女性健康,偏要与袒胸露乳纠缠在一起,便让人有作呕的感觉”。即使抛弃了“公众人物”这一个因素,是否这样的公益广告也太离谱了呢?而这样的公益广告似乎已经成为了“潮流”,去年也有几个明星为了公益而“献身”,拍下了裸露的公益海报,而且还被津津乐道,不少人认为她们“勇气可嘉”。

  诚然,公益广告不知道何时已经与“眼球经济”挂钩了。犹记得几年前西方有个《赤裸的新闻》电视节目,男女主播以一丝不挂的身体游说观众:“我的报道犹如我的身体般真实。”该节目与这个“裸体公益广告”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靠主播的身体来吸引眼球,也同样引起了不少人的争议。无论是新闻还是公益广告,前者在于真实,后者在于善意,与裸体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裸体的效应而让广告吸引眼球,很容易令人大不敬地产生联想,究竟是公益广告本身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还是裸体吃香?公益广告之“美”,岂是一个裸体使然?

  裸体之美,与公益何干?如今风牛马之两极连在了一起,除了色情的意味,还有什么解释呢?如今拿了裸体吸引眼球,这样的“献身”不但不能升华自己,反而会迷失很多,这样的公益广告何来“公益”之说?而大家在谴责该两名女主播不“洁身自好”的同时,也是不是该问问自己,究竟是否有这样的“市场需求”,让广告商不得已使出了这样的伎俩呢?究竟什么样的公益广告才能将人们的眼光从其他商业广告中拉回来,投入到公益事业中去?公益的“眼球经济”该如何运行下去,耐人深思!(王佳莹)

  你关注过自己的裸体么?

  三位华人女明星李冰冰、钟丽缇和邬君梅,湖南教育电视台当红女主持人许静、长沙电视台当家花旦陈丹和湖南涉外经济学院的一名大三女学生,去年的裸照风波延续到现今热辣辣的夏天,大抵缘起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粉红丝带”。不过,女权主义者的争持也罢,商家阴谋论、专家健康论或者坚持裸体有伤风化的人士也罢,通通都把焦点聚集在女人的裸体上,而原本是出发点的“粉红丝带”,不过是让人捎带提起的附属物而已。

  当然,也有“高瞻远瞩”“冷眼旁观”的清醒人士戏谑,反而论之称,大家一定不要把目光单单集中在这些裸体上,继而持肯定论或者否定论,他们认为,我们一定要看到背后的东西:如李冰冰等明星们都是靠裸体炒作博出位,如陈丹等主播靠裸体赚钱财,而后者引起电视台的强烈谴责,不是因为道德与否,而是因为当事人没有事先征得单位同意擅自接拍广告,也没有将盈利分予所属电视台。

  一样米养百样人。即便经历过焚书坑儒严控思想,各种进步或落后的思想总在不同的个体疯长,不同的人看到公众场合中的裸体照,总有自己的想法,有人甚至以此来攻击他人,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了。是不?即使不是李冰冰、陈丹等有名有姓的名人们,普通得不为人知的普通女郎,也都将引发你我他的一番议论,目光多少都有些异样,只是,谈论的内容不再具体到个人,攻击的火力也弱了。

  我必须坦白承认,我自己是很佩服这些女人特别是普通女人的勇气。在国人把裸体视为私房东西,公诸于众尚是禁忌的年代,我想,即使是为名为利,脱是一种勇气。所以,李冰冰们说,裸体只为爱心,为唤起人们对乳腺癌对健康的认知,我相信的,毫不怀疑,无论最后获利的是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商家或者代言人本身。但正因为如此种种,在口水泡沫多得足已将李冰冰们淹盖的时候,我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粉红丝带”,其实这条“粉红丝带”已经飘了很久很久了。最初的很单纯的目标实现了,宣传效果某种程度上也达到了。但纵观各种论点,人们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粉红丝带”,想到的不是“粉红丝带”,谈来论去,才看到了旁边其实有条纯洁无比的“粉红丝带”哦。绕了无数的弯弯,总有点讽刺。

  虽然我们的老祖宗很早以前便有慧言,人啊,都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然后遗憾也罢,无憾也罢,最终赤条条离去。然而,一旦出现裸体事件,高雅至传奇女画家潘玉良首开裸体模特画画,失控如裸女狂奔街头,总能引发无数国人的口水仗,或弹或赞,或遮或掩。讨论是热烈至极,不过,试问,在四大文明古国之中国,即使发展到如斯号称现代的年份,又有多少人真正地对着镜子观摩过关注过自己的裸体?或者熟悉自己的裸体?谈论裸体口水如花的你,也能否以平常心态对待自己乃至别人的裸体?(曾乐)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公益的裸体事业


【字体:  】【关闭

热点图片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