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慈善超市慈善善客慈善公示资讯中心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慈善公益草根> 慈善> 李泽楷 扳倒父亲却失去世界
李泽楷 扳倒父亲却失去世界
添加时间:2007-1-16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深圳)慈善公益网  【字体:  

李泽楷 扳倒父亲却失去世界 


在盈科拓展(PCRD.SG)的特别股东大会上,76.3%的小股东对向梁伯韬财团出售电讯盈科(0008.HK)股权的议案投了反对票。一波三折的电讯盈科股权交易无功而返,最终转回到起点。

在这场与父亲李嘉诚的角力中,旁人看来犹如一部精彩的章回小说,可是故事的主角——李泽楷究竟是赢还是输?细细看来,他扳倒了父亲却失去了更多的机会,甚至是影响了自己原来的战略布局。下一场硬仗,他更加输不得。

李嘉诚被小儿子“扳倒”

11月30日上午,盈科拓展在新加坡举行的特别股东大会上,出席的76.3%的小股东对向梁伯韬财团出售电讯盈科股权的议案投了反对票。该议案被否决意味着一波三折的电讯盈科股权交易无功而返,最终回到起点。

此前,李泽楷对父亲参与有关交易公开表示“非常不满意”,他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盈科拓展小股东反对出售资产,他个人会很高兴,并有信心继续领导电讯盈科发展。李泽楷的独立及他们父子之间的紧张关系,已是香港最公开的秘密之一。但如此这样公开展示家庭冲突,却出乎人们的意料。李泽楷上述言论,给这桩成为今年香港商界大事增添了变数。

有意思的是,李嘉诚在股东大会前夕,亲自致电游说盈拓三大小股东支持交易,包括持股7%的香港富豪黄鸿年及其相关人士、一家欧资大行的前高层以及一家投资基金。不过,李嘉诚在这场父子“角力”中输给了自己的儿子。有知情人士将这场纯商业“闹剧”喻为“父亲想帮忙、儿子不领情”。


李泽楷不忿于低价售股

有趣的是,李泽楷到最后关头反口,硬要节外生枝,表面上是不满李嘉诚慈善基金参与交易,内里真正因由可能为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李泽楷最近一直强调不满李嘉诚慈善基金参与电盈交易,但在香港崇尚在商言商之文化的社会里,这种理据颇为牵强。只要有财团提出收购电盈股份的价格令其满意,李泽楷没必要执著买家是何人。而且,据梁伯韬日前发表的声明指出,引入李嘉诚慈善基金作为电盈投资者已知会李泽楷,李泽楷当时可以选择终止交易,为何到了交易差不多落实时才反对出售电盈股份?况且,梁伯韬以私人投资基金方式入股电盈是由李泽楷提出的,他更没理由反对。

李泽楷突然反口的真正原因,可能出自过去数月全球股市呈现大升浪,股市资产价格三级跳,适巧李泽楷洽商出售电盈股份就是在今年6月底至7月初,当时股市处于调整市,市况在谷底徘徊,恒指约在16000点附近上落,恒指更一度劲升3200点,创出19250的历史新高。全球经济表现较数月前的预测为佳,香港第三季经济增长高达6.8%,超出市场估计。同时,电盈收费电视业务发展也取得突破,夺得了英超联转播权。

股市狂升与电盈业务有新发展,看在李泽楷眼里,自然有点不舒服。因为他判断市场走势失误,在低位出售电盈股份,若然原先交易终止,重新洽商出售,以当前市况,每股出售价格肯定不止6港元,明乎此,大概可知李泽楷出售电盈股份上变卦的因由何在了。

李泽楷先下手为强


在售股交易告吹之后,李泽楷三度增持电盈。据联交所资料显示,李泽楷于12月5日连续于两日内第三度在市场增持,以平均每股4.786港元增持69.3万股电盈,其在电盈持股比例由27.16%增至27.17%,涉及资金331.67万港元。


李泽楷为增持电盈动用资金约2.5亿港元,如此大动干戈,是花钱买轻松,减少麻烦。因为他与电盈第二大股东网通集团(占股20%)的关系已恶化,“一山不能藏二虎”,网通也可能增持,不如先下手为强。


李泽楷的增持,理论上是有助稳定股民对电盈的信心,但实际上作用有限。其一,李泽楷当初言之凿凿要出售盈科股权,这次虽好梦难圆,继续当盈科主席,但他是否仍有雄心推动盈科发展,实在难以让股民放心。其二,亚洲电信业未来的最大商机在内地,但李泽楷此役已破坏与中央以及网通的互信关系,明显不利于盈科开拓内地市场。

 

李嘉诚对小儿子的惩罚


李泽楷重掌公司大权,但他得到了什么?抛开与自己家族的恩怨纠葛不谈,李家与中央的关系几乎都因为他的行为而受累。李嘉诚在6月下旬,已为小儿子惹下的风波,北上与中央有关部门沟通,并答应尽力斡旋事件以争取理解。


过去,李嘉诚为助两名儿子铺好政经高层网络,他与领导人在港见面,总会带同两名儿子一同赴会。去年9月,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趁迪士尼乐园开幕之机访港,与李家单独吃早餐时,李家父子三人一同赴会。而今年6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访港时,由于当时李泽楷打算把盈科资产卖给外资财团惹来中央不满,李嘉诚罕有地只是携同长子李泽钜与贾庆林吃早餐。12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访港,李嘉诚携李泽钜与他见面,李泽楷再次缺席。


在鹰君集团创办人罗鹰石(9月)和人大代表邬维庸(10月)的灵堂上,李嘉诚致送的花牌,只写他和长子李泽钜之名。最近,在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的丧礼上,李家的花牌则用上“李嘉诚偕家人”名义。在这些迹象看来,李嘉诚以淡化李泽楷的行动来表示对不听话的小儿子的惩罚。


Now电视面临收牌风险


当然,俗话说,“两父子没有隔夜仇”。这次李嘉诚基金会买股不成功,不会真的令李家父子陷于恶交。毕竟,儿子“冷待”其父已非首次。


李泽楷重掌盈科后,另一衍生的问题是如何就跨媒体垄断通过港府一关?他现在既持有《信报》又经营收费电视,与港府跨媒体垄断条例有抵触。虽然表面上监管机构很难作出通融,但李泽楷持有该两项业务架构是经过精心安排,在条例上又是否过得了关?输了这一关,他失去的不只是面子的光荣,而是更大的代价。


李泽楷至今未向香港广管局提出跨媒体拥有权的豁免申请,港府亦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向李泽楷索取资料进行研究,以决定是否需要展开调查,若最终证实李泽楷违规,最高刑罚是收回电盈的Now宽频电视牌照。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港府已作好最坏打算,包括就跨媒体垄断争议,与李泽楷对簿公堂,打一场硬仗。


这一场硬仗,李泽楷确实不能输,否则就是输了夫人又折兵,后果严重啊。那么,他的下一步会怎样?我们可以等到好戏下一幕开演的时刻。

 


【字体:  】【关闭

热点图片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