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慈善超市慈善善客慈善公示资讯中心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慈善新闻> 民间> 民非企业财产定位“困惑”
民非企业财产定位“困惑”
添加时间:2010-6-22     作者:中国慈善网     来源:公益时报  【字体:  

按非营利企业登记,按营利企业收税 

  ■ 本报记者 杜志莹

  “现在就是乱,一说起民非问题我就头大,太乱了。”6月中旬,北京惠泽人咨询服务中心主任翟雁无奈地对记者说,“虽然登记为民办非企业,但是税务部门视我们的所有收入为营利性的,我们该缴税还是缴。”

  2008年,翟雁成立了北京东城区惠泽心理健康服务中心,在东城区民政局登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她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工商法人代表,也是民非法人代表,“我们登记是非营利性的,但是政府部门认为我们就是营利性,没有办法免税。”

  同样存在困惑的不只是翟雁,民办非企业单位到底是姓公还是姓私,是否可以有合理收入,这是很多民办非企业和他们的操盘手在实践中遇到的困惑。

民非企业身份“晦暗”

  按照《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规定,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有意思的是,该规定用否定的方式界定民非,我们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始终是很困惑的。”翟雁说。

  很多创办者在创办民办非企业单位之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捐赠行为,而以为自己在投资创办一个企业,只不过这个企业叫民办非企业单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副主任金锦萍表示,“民非一旦成立之后,它就跟你的其他财产分离了,而且这个期间你所有的投资行为都是捐赠行为,如果你离开民非不影响民非的本身程序,不能从中撤资,如果民非终止的话,也要按照约定,没有约定应当推定为使用公共目的,所以创办者跟民非的关系是两个独立的主体。”

  有调查表明,至2008年年底已经达到18.2万家的民非群体中,挣扎在营利和非营利之间的民办学校和民办医院仍是民非主体,他们庞大的社会影响并不逊色于社团和基金会。

  民办非企业单位在实际运行中存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况,既然民办非企业是一种投入而不是投资,“我们在投入以后,这个组织就形成了一个不是个人所拥有的组织架构,在这个组织体系内所有的员工或者叫雇员、它的资产、组织架构等等,这部分的拥有者或者说财产权是不是归于组织,我们在运行当中确实不清楚。”翟雁说。

  在现实情况中,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工资如何分配的?“有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是以奖金的方式分配工资,但是这个奖金是和利润挂钩的,那么怎么样真正保全民非的财产,这在现实当中几乎全靠自律,在相关法律法规具体的指导原则和管理概念当中都看不到有具体规定。”翟雁说。

捐赠收入无法免税

  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财产来源很多,大部分资金来源来自于外部的资助,包括国内和国外的资助,但是政府购买服务这一块相对还是很少的。但是在捐赠收入方面,民办非企业基本享受不到任何的税收优惠政策。

  北京东城区惠泽心理健康服务中心有一个在世行的服务项目,曾得到了世行12万元的资助。“当时我以民非的身份跟当地税务部门沟通,希望能免税,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得到认可,我们在公益实践当中的捐赠收入怎么确定是捐赠收入,税务部门说没有非营利相关法律法规,就没有办法界定是非营利性的。”翟雁说。

  另外,“这些资助者不管是以项目资助、赞助、捐赠等方式投入民办非企业单位,他们和民非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在现实中也是比较乱。”翟雁表示。

  金锦萍认为,民非企业与捐赠者的关系是一个捐赠关系,而不是投资关系,“当然一定要区分它是一个借贷关系还是捐赠关系,因为也有可能民非发展过程中需要资金而去借贷,如果是借贷要按照借贷关系处理,如果是捐赠关系,捐赠者也不能从中撤资。”

民非该不该有合理回报

  《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学校可以取得合理回。不论2002年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还是2004年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都规定了民办学校可以取得合理回报。

  政策允许教育类民办非企业单位出资者在一定条件下取得“合理回报”,先不说这点能不能被公众接受,单是从公平角度出发,对于不能获得“合理回报”其他类民办非企业单位是否有失公允?

  “取得合理回报,与非营利组织的非营利特征是有冲突的,其次,跟民办非企业登记暂行条例也是有冲突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邓国胜说。

  之所以规定民办学校可以取得合理回报,“是因为在改革开放之后,发现公共教育供给光靠政府是不够的,政府无法满足教育需求,所以发展了一批民办学校,而对于学校的非营利性问题并没有讨论。”邓国胜说。

  在起步阶段,一个政策的好坏取决于公平效率和社会可接受程度。邓国胜认为,在当前的环境下,取得合理回报的政策可能在短期内维持现状,允许获得合理回报。

  但是,“我们应该在政策方面更多的激励和引导民非的非营利性,鼓励社会的捐赠办学,对于获得合理回报还要提高更高的门槛。对主动放弃合理回报的,给与更高的优惠,实际上我们应该坚持非营利组织的非营利性,没有合理回报,本质上也应该是这样,但是表面上我们还是允许他有合理回报,但在实际的政策层面激励他更多的选择放弃合理回报。”邓国胜最后表示。


【字体:  】【关闭

热点图片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