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慈善超市慈善善客慈善公示资讯中心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慈善新闻> 中国> 位列国家12项重大人才工程 社工职业竞争白热化
位列国家12项重大人才工程 社工职业竞争白热化
添加时间:2010-6-22     作者:中国慈善网     来源:公益时报  【字体:  

 编者按:被纳入国家专业技术人员范畴3年来,社会工作师以“新职业”的姿态,引来三十余万人踏入职业水平的考场。换言之,我国社会工作者开始加入“考证”行列。而“考证”相当于职业定级,从而有可能达到与教师、律师等相似的“待遇”。社工专业化、职业化的大幕已经拉开。不过,道路依然曲折。从2008年的22%到2009年的16%,通过率有些低迷。而相对于当前上百万,缺口亦上百万的社工群体而言,不足4万人“过关”显然只是个开始。

  社工考试及后续工作在摸索中前行,持证上岗、与薪酬挂钩等尝试备受关注。显然,考试背后,构建社工人才的培育、激励、薪酬等系列制度才是关键。

  近日,《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发布,社会工作位列12项重大人才工程,为社工专业化、职业化之路保驾护航。未来,我们有理由期待。

  6月19日下午四点,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亦被称为“社工职业资格考试”)的第一科目“社会工作法规与政策”结束。走出考场的张立芳有些惆怅。“题目都特别活,很少有参考书上的固定知识,应用性极强,感觉比去年还难。”张立芳说,多选题大都感觉似是而非,自己能拿准的还不到三分之一。

  作为一名有着5年工作经验的职业社工,张立芳现就职于东莞某社工机构从事培训工作。她笑称自己是社工考试“元老”,从2008年6月我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启动,三年来她连续参考。

  2008年,张立芳在第一次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中获得了初级证书,成为助理社会工作师。2009年,她在中级(社会工作师)考试中铩羽而归,而今年的形势亦不乐观。数据则加剧了她的担忧:2008年,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的实考人数为111506人,通过24840人,通过率为22.3%;2009年,实考人数为67637人,通过10837人,通过率下降到16.02%。

  就目前情况看,张立芳隐隐觉得,今年社工考试的通过率可能会创下新低。

背景

我国社工起步较晚

  社会工作在国际发达国家和地区已有100多年发展历史,是一个成熟的专业和职业。社会工作人才是许多国家和地区为解决社会问题、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而培养的专业人才。

  我国起步较晚。1988年北京大学设置第一个本科专业,社会工作教育开始发展。由于缺少社会认知、发展环境和使用平台,此后的15年间,全国社会工作专业本科毕业生8万余人基本流失。

上升为制度建设

  2003年,人才强国战略的提出,我国开始建设专业化社会工作人才队伍。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把良好经验转化上升为制度建设。民政部发文通知,引导各地开展调查和试点工作。随后,上海、包头等地率先开展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认证考试;上海市民政局成立了职业社会工作处、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专业机构——乐群社会工作服务社;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等单位引进社会工作专业毕业生……

  为了适应新形势,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作出了建设宏大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战略部署。党的十七大进一步提出加强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

  2007年以来,中央组织部牵头,民政部、公安部以及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等14部门参加,共同开展“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问题研究”,提出了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2009年,民政部发布了《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证书登记办法》、《社会工作者继续教育办法》,初步形成了职业水平考试、登记管理、继续教育相衔接的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制度体系。

  短短几年间,自上而下、纵横贯连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制度体系框架已初步建立,为我国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提供了重要保障。

驶上职业化车道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1000多名专业社会工作者同医生、心理工作者一道出现在四川、陕西和甘肃抗震救灾第一线,帮助灾区干部群众协调物质资源、抚慰心理情绪、重建社会关系、发展生计项目、开展社区重建,成为灾区群众的“知心人”,发挥了社会工作构建社会和谐的专业功能,得到了灾区干部群众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认可。

  与此同时,自2008年起,社会工作师被纳入国家专业技术人员范畴,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亦应运而生。

  2008年和200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连续组织举行了两次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产生了我国首批持证社会工作师,其中助理社会工作师27000多人,社会工作师8400多人,初步形成了一支服务社会建设、促进社会和谐的专业化、职业化人才队伍。2010年6月20日,社会工作者第三次职业水平考试落幕。

实战

题目一年比一年难

  “我的政策法规考试在我的干瞪眼中落幕”、“拿什么拯救你,政策法规……”,打开MSN,张立芳发现社工小组里好友的个性签名全都一夜更换。她也顺势将自己维持了近一个月的“考试顺利”改成了“陪考小能手”。

  “唯一的感觉就是题目一年比一年难。08年我报的初级,题目都是参考书上的死知识,只要认真把书看完通过就没问题。去年考中级,题目明显灵活很多,考初级的人也说难度大有提高。”2009年,张立芳就因为政策法规考试不及格而没能通过社会工作师考试。

  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分为两个级别:助理社会工作师,也就是张立芳所说的初级。参考科目为“社会工作综合能力”和“社会工作实务”,考生一次性通过两科考试即可取得“助理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证书”;社会工作师,也就是张立芳所说的中级,考试科目比初级多一项“社会工作法规与政策”。中级允许考生在两个年度内通过全部科目,获得“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证书”。

  6月20日,全部考试结束。走出考场,张立芳发现大家纷纷摇头。几个小时之后,众多关于考试的帖子在著名的社工论坛“青翼”上冒出来,回复中哀声一片:“太活了,好多题书中都没有,学院派根本做不来,一线工作人员相对比较容易过吧”、“准备明年再考,太惨了”、“出题老师,您水平太高。想到明年再战我好累啊”……

  看着同行们的抱怨,张立芳隐隐感觉,今年的通过率不会比去年乐观。

通过率越来越低

  2008年,张立芳所在的东莞市共有62人通过助理社会工作师资格考试,通过率为36.3%,7人通过社会工作师资格考试,通过率为5.6%;而去年,有731人报考的助理社会工作师只有100人通过,及格率不到20%,有20人通过的社会工作师考试通过率为9.5%。

  因为题目难度增加,在全国范围内,考试通过率也大幅度下降。记者了解到,2008年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的实考人数为111506人,通过24840人,通过率为22.3%;2009年,实考人数为67637人,通过10837人,通过率下降到16.02%。

  “下降的趋势在全国范围内会越来越明显,题目设置更合理,难度更高,相应地对考生的要求也就会更高。”东莞市民政局社工办的一位工作人员预测。他认为,这一趋势正说明了我国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证考试制度的不断进步完善,题目难度增加,利于筛选出能力、素质都更优秀的社会工作人才。

  张立芳很庆幸自己“误打误撞在第一年把初级考试通过了”,“要是去年或者今年考,恐怕连初级都过不了。”张立芳说。

现实

证书或决定去留

  “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冲锋,如果失败那么一切便会轰然倒塌。”看着房间墙上的考试倒计时牌,邹永琪在博客上记录下自己的心情。

  相对那些想通过考试来增加“自身筹码”的考生不同,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对于邹永琪来说,意义重大。

  2009年大学毕业,她放弃了老家安排好的电视台的工作,跟随男友来到深圳。男友社工专业科班出身,很容易在一家社工机构落脚。而新闻系毕业的她则几经周折才受聘于一家社工机构做网站内容更新。

  “男朋友帮忙介绍的工作,社工圈不大,他相对熟悉,好说话。在深圳,想进报社、电视台太难了,我们俩都没认识人。”摘录新闻、策划项目、有活动时写点新闻稿,边工作边学习,几个月后,邹永琪应付工作已经得心应手,对社工领域也渐渐熟悉。

  2010年初,一个小道消息在深圳社工圈传开:截止2010年9月,深圳市将清退所有没有通过社工资格证考试的在职社工。邹永琪开始忐忑。“没有红头文件,但机构开会时领导都曾公开表示过,所以这次考试我必须通过。否则深圳任何一家社工机构都不会接收我,没有证书我必须滚蛋。”

  据邹永琪所知,跟她有同样的担忧的深圳社工不在少数。

与待遇挂钩

  问题接踵而至。邹永琪并非社会学专业本科生,从事社会工作才一年,不符合“取得其他专业本科及以上学历,从事社会工作满2年”的要求。所以根据相关文件规定,她没有资格报名参加考试。情急之下,她只能托人开了一张工作证明,证明自己“高中学历,从事社会工作满4年”。

  “工作一年,开始熟悉并喜欢上这个行业了,不想再换。圈里也交了很多朋友,男朋友平时也能教我很多东西,所以真心想在深圳的社工领域做下去。”邹永琪的男友去年一毕业就通过了助理社会工作师资格考试,所以没有离职危险。今年报名参考社会工作师,除了认证自己,还想“多涨点工资”。

  在深圳,助理社会工作师的工资(含个人缴交的社会保险费用和个人所得税)为每月3720~3960元,而中级也就是社会工作师则在4510元至5230元之间。如果邹永琪的男友顺利通过考试,那么他的收入每月将有700元左右的增加。

  为了能顺利通过考试,2010年4月,邹永琪为自己和男友报了一个“社工考试八折特惠培训班”。“初级是580,中级是720,加上考试报名费啊、路费啊我俩为这次考试投进了小2000。”邹永琪笑着说,要是考试没过,自己也去开个培训班,起码在深圳稳赚不赔。

岗位资格认证是趋势

  2010年6月,记者联系到深圳市民政局社工处处长骆冰。他表示深圳市九月份将清退所有没有通过社工资格证考试的在职社工一事,目前尚未确定。但同时表示:已经有资格参加考试但仍未通过初级考试的在职社工,将肯定没有机会再履原职。

  “深圳还有很多考过证想从事专职社工的人还没有机会。并且,既然国家有法定考试就要遵循这个标准,深圳有条件率先去实施遵守这个标准。如果有例外,只会限于极少量禁毒、医务、社区矫正等领域对其他专业要求很高的岗位社工。”骆冰解释道。

  6月20日,深圳多云微风,天气不热。邹永琪和男友坐在路边的大排档一边吃着烤串一边议论着刚结束的考试题目中的案例。呷了一口小酒,她已打算好了自己的迂回之计:若真被清退就先到熟悉的一家做聋儿康复的草根NGO里干一年志愿者,考试通过了再重新聘回来。

  据记者了解,按目前我国的政策,社工资格证并非进入社会工作领域工作的门槛,并没有省份相关部门明确规定非持证者不具备从业资格。但同时有专家预测,随着我国社会工作者工作执行标准的细化以及工资福利待遇体系的完善,越来越多的用人单位将看重社会工作师这一岗位资格认证。( 本报记者 张木兰 实习记者 毛雨佳 姜田双)


【字体:  】【关闭

热点图片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